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望着池塘里的水

2020-08-03 21:39

我看她没什么大碍,虽然我是个52岁的人了,且患病多年,但想也没想,又扎入了水中,去搜救另一个女孩。当时就是在这块水域看到还有水花冒起,想到还有一个鲜活的生命有可能在我眼前死去,我必须尽力把她也救上岸。我水性不是很好,在水底找了一会,由于天气咋暖还寒,越往水底水温越低,刺骨寒人,我养病两年多,爱上钓鱼也是为了把身体养好,再加上救了第一个女孩后,体力严重不支了,不得不凭借最后一点力气爬上了岸。望着池塘里的水,我一阵阵难过,我实在无能为力了。这时与我一同钓鱼的人也都过来了,大家也没啥好的办法。

李老师这次救人的事情传开后,丹江街党委、办事处、丹江管理处、学校,都给他一定的见义勇为奖励,他收到以后,就找到学校领导,执意要把钱捐出去,一分也不要。

5月3日下午两点多,我正在长坪乡星亮水库钓鱼,隐约听到身后传来“伯伯……”的叫喊声,他回头四顾一看,又没发现有人。我仔细一想,情况不对,刚刚不是有两个女学生在不远处水边拍照,嬉戏,怎么一会就不见了?联想到刚才的呼喊声,我慌忙把钓竿一扔,往看到女孩子的地方跑过去。

由于丹江学校离城市有段距离,交通不是很方便,不论上班下班,李老师的私家车上总是满满的一车同事,遇见下雨的天,同事不方便的他都能热情把同事送到家门口。大家都喜欢坐他的车。前不久学校刘雨丝同学家里遭受巨大困难,他第一个要主动捐款,而且捐得最多。

一身湿漉漉的我走到被救的那个女孩跟前,问她叫什么,住哪里,已经吓傻了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当派出所、消防队和女孩的家人赶来以后,我简要地回答了派出所同志的一些问题,被救女孩的家人千恩万谢地恳请我留下联系方式,被我婉言谢绝,悄悄地开车回到了萍乡的家中。我妻子看我满身湿漉漉的,问我是不是游泳了,这么大的人游泳也不脱衣服,也不怕着凉,责备了我几句。我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。

我一边跑,一边呼叫远处的钓鱼的人,到了出事地点,隐约看到一个女孩子的在水面头忽上忽下,四肢不停地在水里扑腾。我心急火燎地想寻找棍子进行施救,竟然一时没找到。情急之下,我连衣服也没脱,纵身跳入水库中,向女孩游去。

采访中,丹江学校校长孙桂清跟中国江西网记者介绍说,李老师平时就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消瘦的身影,已经微微泛白的头发,炯炯有神的眼睛,走在人群中很难惹人注意,和他说话,总能感觉到他对人的热情和诚挚。

第二天,同事议论上栗淹死了两个学生,我说,你们搞错了,只死一个。有同事就问我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我脱口而出:“我当时就在现场。”经过大家的盘问,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才一清二楚。

当靠近这个女孩时,一个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落水女孩一把死死地抓住我的手,眼看就要被她抱住。我知道,一旦被溺水的人抱住,只有一个结果,一起沉入水底。慌乱中,我用力甩脱溺水女孩的手,游到了女孩的身后,托着溺水孩子的屁股和后背,把她推到了岸边,艰难地把她推到了岸边。